四川快3-苗木资讯
点击关闭

村民工作-冯军每次和母亲电话中聊起在村里扶贫的工作生活-苗木资讯

  • 时间:

华为AI训练集群

馮軍的母親是一位退休的門診醫生,馮軍每次和母親電話中聊起在村裡扶貧的工作生活,總是報喜不報憂。許久未看到兒子,年邁的老人想來看看,馮軍趁機讓她帶上了常用的藥品等,為村民開展一次義診。驅車十幾小時,就在進村的路上,老母親潸然淚下。「他自小在城裡長大,我們從不捨得他吃苦,這應該是他生活最苦的地方了。我不知道這兩年他是怎麼過的……」說話間,老母親已泣不成聲。

臨近中午,馮軍打電話點餐,從水府廟下高速不到兩公里就到了這個小店,到店時,菜已經上桌了。「到這個地方差不多剛好到飯點,所以就留了電話,節省點時間。」

媽媽來之前,馮軍也「別有用心」邀請姐姐來過村裡。

剛到村裡時,馮軍發現村裡很多小孩讀到初中就輟學外出打工。在收集好貧困學生的基本情況后,便動員其姐姐到村裡實地考察。

「給村民義診之後,我媽的態度也有所轉變了。」馮軍介紹說。

掛完電話,這頭只剩下深深的沉默。

抵達金童山村時,已是下午5點多了。來不及細想電話里的家事,回到村裡,馮軍又融入了這片大山。

從2015年開始,馮軍在這裏一待就是四年多。

剛來的第一年,村民對扶貧工作有很多不理解,對脫貧工作意見還比較多。低保戶評定、危房改造和扶貧款的分配等,不患寡而患不均,加上這裏最閉塞的鋪路水村直到2000年才通公路,村民對扶貧政策的不理解,對扶貧幹部的不信任,讓工作開展起來困難重重。

姐姐也被他打動,每年捐贈一萬五千元資助村裡的一名貧困大學生和一名高中生,直到他們完成所有學業。

摸索了4年,馮軍對扶貧工作有了自己的想法。戴剛說,這條路上,馮軍是我的前輩。戴剛還未來金童山村前,就負責扶貧隊的對接工作,來此以後更是全力以赴。為了打贏脫貧攻堅戰,「馮將軍」在前衝鋒陷陣,戴隊長全力支持。

「他來得比我早,做基層工作群眾工作比我有經驗,路子多。我平時都喊他『馮將軍』。」他的第三任扶貧隊長戴剛笑着說。

原鋪路水村的老村長一直勤懇紮實,在支持工作隊的工作上非常給力,可是村民們對他母親享受低保的事情一直心存疑義,村民大會上,馮軍拍案而起:所有低保戶全部取消,包括老村長母親的低保,各組按實際情況重新申報。

馮軍以一家之力捐資助學的行為打動了德國湖南同鄉會的會長金軍女士。在3次聽取馮軍對駐點村教育現狀的彙報后,金軍女士決定以個人名義每年捐贈十萬元成立「金氏獎助學基金」,開展長期的教育助學活動,覆蓋全村。至此,全村再沒有一位貧困學生因學費或生活費的壓力而輟學。

讓人留下來的,是這份責任和情誼。

駐村期間,馮軍先後四次遇到山體塌方險情。有一次他和村支書郭時庚開車進村,正好前晚下了整晚大雨,在路過一座小山包時,山上突然落下幾塊石頭,馮軍立馬將車掛入倒車擋,踩住油門快速倒車,不到1分鐘,前面的路面就已經被塌下的泥石流蓋住,此時郭時庚已說不出話來。「我真的不害怕。死就死啊,我儘力了就行。」馮軍說。

「戴書記沒有領導的架子,每天和我們一起上山下田,發展產業的時候,和我們一起干。」村主任劉慶輝說。村裡的事,駐村隊沖在前面,做大家的榜樣,敞開胸懷和村民們交朋友、認親戚。

從辦公室出發已是將近10點,我們一行從長沙出發,馬不停蹄趕往南山腳下的金童山村。

編者按:在城步苗族自治縣西南邊陲的一個苗族村寨里,為了摘掉貧困帽子,有這樣一群人,一直在努力。

紅網時刻記者 張珍 王宇晨 楊艷 城步報道

第一次到金童山村的情景,馮軍還歷歷在目。「帶着被褥衣褲就來了,當時對扶貧也沒有具體的概念……」

全家出動扶貧四年駐村幫扶工作,馮軍傾注了全部感情,還動員家中父母、姐姐等親人一起參与到扶貧大業中。

過命的交情讓他成為了村「兩委」班子的引路人,也和村民們建立了無比深厚的感情。「脫貧攻堅是一場突圍戰,你能依靠的只有一鼓作氣的士氣!」馮軍說。

他們以擔當作為踐行初心使命。紅網、時刻新聞和紅星雲共同推出系列報道,聚焦城步五團鎮金童山村脫貧攻堅「戰場」,講述那山、那人、那事。

村裡面的養雞產業,最初無人問津,當得知村民們顧慮3萬元押金收不回之後,馮軍果斷以個人名義在保證金收條上簽字擔保賠付。結果不到6個月,4000羽雞銷售一空,凈賺1萬余元。在成功的示範帶動下,原本觀望的村民也都紛紛報名,踴躍參与。

2017年底,已經完成一輪駐村幫扶任務的馮軍原本可以撤離,兄弟們把他留了下來。正是因為對駐村隊的認可和信任,回鄉創業的能人郭時庚把兩個工廠交給妻子打理,自己到村裡當村幹部;楊盛剛拒絕了在外地年薪十幾萬的工作機會,留在村裡當村幹部和村民一起謀發展;為了教村民養雞技術,技術專家張禮明老師在村裡一待就是一年……

很多時候,戴剛和馮軍就這樣結伴而行,往返長沙與金童山村。這條路,兩人都已是輕車熟路,這條路,連接着小家與大家。

「老村長母親當時是癱瘓在床,原本確實可以享受到低保,但要服眾,只能從村幹部身上做起。」至此,關於低保大家再無話可說。這兩年,每年過年,馮軍都自己掏錢前去看望,以彌補心中的虧欠。

扶貧工作如何開展?用馮軍的話說,團隊作戰,人是關鍵、信任是基礎。面對村「兩委」班子的不團結,馮軍在村幹部工作會上拍桌子,一番振聾發聵的教訓下來,村幹部們個個心服口服。

馮軍(左一)和戴剛(右一)每天都要到村民家走訪多次。

還在半路,馮軍手機響起。女兒在電話那頭抽泣,「你別哭呀,說清楚……」電話這頭,只恨自己不能在女兒身邊,「我給你媽媽打電話……」

面對這些問題,馮軍從村「兩委」班子上着手,首先將村「兩委」的威信樹立起來。

修養雞棚時,材料運到當天一直下雨,因為趕工期,馮軍發起村幹部一起帶頭把材料扛上山,每個人給200元一天的工錢。連續兩天從早上7點干到晚上9點,沒有一個人打退堂鼓說幹不了。馮軍全程在雨中幫忙。「後來他們告訴我,你要是不在這裏,給500元一天也沒有人乾的。」

「山裡最苦的是這些孩子們,其實他們讀書不怕苦,成績也不比城裡學生差,只是迫於生計,不得不早早放棄學業。」

記者手記從長沙到金童山村,7個小時車程。上午十點出發,下午五點到達。

吃過飯,接着趕路。每個月,戴剛和馮軍都要這樣,開車7個多小時奔赴心中的牽挂。

這幾年,在駐村工作隊的努力下,村裡基礎設施改善了,村民有了獲得感;思想觀念變化了,村民有了認同感;產業發展起來了,村民有了存在感;村莊、小家變美了,村民有了幸福感。

他們中有黨員幹部,也有普通群眾。

他們奮鬥在脫貧攻堅的一線,沉下心、彎下腰,深入田間地頭,用心用力用情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

苗家人的兄弟「扶貧事業就是要用心用情,只要真正為村裡着想,他們也就會把你當兄弟。」戴剛認為,駐村幫忙,放得下身段才能融入基層,才能得到群眾的認可。

駐村「釘子戶」馮軍是省貿促會駐金童山村扶貧隊員,從2015年4月到現在,從原鋪路水村到合併后的金童山村,馮軍一待就是4年。2017年底時,原本他可以撤回,但考慮到三村合併之後矛盾不少,脫貧任務較重,新隊長上任后也需要一個得力的幫手,單位便希望他能夠繼續奮戰。在最親的家人和最懇切的挽留之間,最終,他選擇留下來。

「扶貧最重要的是人,是一個村的團結。」馮軍認為,只有真正為他們着想才有可能被這群苗族漢子認可。

馮軍帶着姐姐在村裡轉,邊介紹情況邊懇請姐姐說,「你家裡經濟條件好,不如贊助幾個學生讀書吧,我手上有一把。」

「我這不是挺好的嗎?在這裏我經歷了前半生未曾經歷過的一切,我成長了。」一邊安慰母親,一邊陪着母親在村裡轉,介紹村民們的情況。第二天,村民們都聚到村部,馮軍母親一個一個問診,寫下了厚厚的病例診斷單,制定了一套村內常見病的診斷方案,連同診斷單一起交給了村醫。考慮到貧困戶的經濟能力,針對風濕病和呼吸道疾病等村裡常見病例,馮軍又請求母親用簡單、便宜卻有效的中、西醫藥方擬定治療方案。

今日关键词:法国逆转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