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电子烟行业做了六年了-天龙八部游戏名字-德宏新闻
点击关闭

11品牌-我在电子烟行业做了六年了-德宏新闻

  • 时间:

纽约爆发抗议

國內這些跨界者,習慣了互聯網行業的賺快錢,基本是無心去打磨產品的,互聯網的遊戲規則都是先走量,哪怕虧損都行,之前的共享單車大戰都是在這個遊戲規則中二逼了的。要走量,就必須加大宣傳,然後這裏就有個大BUG了。

我希望這條信息是假的,只是大家一種急於發泄情緒下的臆造。但是,這不是完全沒可能。可能有些行業的人,會說,幾百萬,至於嗎?不好意思,我們這個行業,380億美金的Juul只是遙遠的傳說,這個行業真的沒有想象的好來錢。

我國也素來有煙杆子里出槍杆子的說法,中國煙民交的稅養活了中國軍隊。

檯面上,外面人能看到的是線上銷量的消失,而看不到的,是電子煙企業的組織架構的大震蕩。我們這些從業的小人物,人生起伏,無不被裹挾。

另外,據我所知,因為受美國電子煙負面信息的影響,近期國內的電子煙銷量也有一些下滑,不少電子煙品牌積壓了很多庫存。

且行且珍惜吧。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港股那點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還有更花式找死的操作,有的電子煙品牌還搞了校園推廣大使活動,學生做兼職,拉同學來體驗。

只是沒想到的是,先到的不是國標,而是線上銷售禁令。其實我們對線上禁售也不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只是跟許多同行一樣,想在閘門落下前,再多飛一會。

1我們是11月1日收到的《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

4結語可以預料,一場電子煙行業的劫來了,這條鏈上的人誰也躲不過。

儘管有這些板上釘的數據,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禁煙。原因在哪?下面這番對話最精彩不過了。

我沒有詳細的數據,按我的直覺,國內的電子煙市場,線上與線下應該是七三開以上,至少至少也會有六四開。

今年我們也開始做國內市場,並且為雙11做了一番籌備,廣告投放,工廠備貨,忙得不可開交。同行們也基本是如火如荼地準備着,很早很早我就看到同行朋友在朋友圈開始轉各種宣傳信息了。

63分59秒,突破1000億;

但那些以為國內市場為主的,估計接下來日子非常難熬。

這周一是雙十一,一年一度的中國購物狂歡節,這裏,真的再次對馬雲等人表示敬意,他們硬生生創造出了這樣一個讓全民狂歡的節日。在今天,我想幾乎大半個中國都參与進來了吧。

12分50秒,突破500億;

政策出來四天,京東和天貓的雙11還在銷售,雙11的活動也沒暫停。

作者 | 風馳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摘要:一紙禁令,電子煙可能成了唯一缺席雙11的消費品。這個行業,去年因估值380億美金和人均130萬美元獎金的Juul而為人所知,引得國內資本競相進入。孰料一年時間,行業已是大變。這個行業將何去何從?格隆匯收到了一位電子煙行業從業六年的人士的投稿,看業內人士怎麼看這場巨變。

處在電子煙這個行業,不管如何自證清白,本身就自帶了原罪。無論電子煙行業怎麼標榜自己健康,是煙,就逃不了道德壓力。更何況,行業標準還沒立起來,本來也就魚龍混雜。

這也意味着,線上市場徹底向電子煙關上了。

2019年,電子煙的風向已經開始起了變化。電子煙最高光的時刻是去年年底,2018年12月20日,奧馳亞集團以12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美國最大電子煙公司Juul的35%股份,將Juul的估值提升至380億美元。

之前我做的是煙油,2017年底我的上司出來成立了自己的電子煙公司和品牌,我跟着他們來到了新的公司。我的老闆是外國人,所以我們的市場主要以海外為主,深圳主要負責生產。

但是看這些跨界者,比如羅永浩,請來了明星做代言,」小野一下就好「的視頻在朋友圈刷了一波。羅永浩這麼玩,瞄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年輕人,這不是花式找死是什麼。

電子煙行業也確實需要整頓了,我們當時都在等電子煙的國標出來,預計是2019年10月出來。有了標準,行業的發展才會規範,才可以走得長遠,所以,我們是真心歡迎政府的監管進來。

然而,這份熱鬧不屬於我和我的同事,在這個千億的成交里,沒有一分錢的交易是由我們貢獻,由我們的同行貢獻,雖然我們也都為此籌備了很久很久,累得人仰馬翻。

線上渠道的失守,本來就是一個大的衝擊,更何況是雙11前夕的失守,許多電子煙品牌的庫存壓力會變得巨大無比。

1分36秒,突破100億;

1小時26分07秒,1207億,打破2016年天貓雙11全天交易額紀錄!

到11月7日凌晨,我們的希望徹底熄滅了。當天晚上,淘寶天貓上的電子煙全部下架,我們收到下架通知是凌晨3點多。

講真的,電子煙行業要說有技術,也是有技術的,產品的設計與研發是需要好好打磨的,Juul能走到今天,是有幾把刷子的。但電子煙行業的進入門檻又可以是很低的,拿錢進來,搞個品牌,再找電子煙代工生產,然後鋪渠道,做營銷,就進入了。

國內這些資本,錢多膽量大,絲毫沒有對行業的敬畏之心。花式找死的操作玩得這麼多,惹得政府來團滅是早晚的事,美國的電子煙事件正好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了。

2018年12月Juul以估值380億美元收購,估計震驚了許多資本。中國的資本最想捕獲的是獨角獸,過去的目光主要盯着互聯網,突然間發現,這個領域原來能冒出這樣的巨獸來。

下圖是一張美國男性的癌症比例。可以看到,只有肺癌死亡率飆升,與吸煙量趨勢圖驚人相似。唯一區別是,死亡曲線往後延遲了大約20年(這背後的含義,自己領悟)。

2我在電子煙行業做了六年了,提電子煙行業,我想對這個領域有點了解的就不難知道我的工作地點——深圳。深圳生產了全世界95%的電子煙,主要以出口為主,90%銷售國外。

雙11晚上幾乎一夜無眠,不是為了買東西,也不是為了賣東西,就是為了看那不斷跳動的交易數據,這些跳動的數據代表着中國的消費力以及無限的發展機會。

剛看到通告時,我們與同行一些朋友還抱有一些僥倖,或許可以挨過雙11。政策出來后,我們密切關注天貓和京東的動向,它們是電子煙關注度最高、銷量最大的電商平台,也是即將開打的雙11的主戰場。

11月5日,重點地區煙草專賣監管部門約談主要電商平台。5日,京東屏蔽了」電子煙「及部分電子煙品牌的關鍵詞搜索,6日,京東全面下架了所有電子煙店鋪和產品,微信小程序也下架了。

我知道,這些事件早晚會蔓延到國內。

只是,線下的開店成本不低,也不是那麼好做。更何況,還有捉摸不透的政策環境,踴躍欲試的中煙。

這些方法,傳統規矩的我們想都不敢想,唯恐政府找上門來了。

國內香煙是不允許做廣告宣傳的,我們在宣傳這塊也一直是如履薄冰。

據CNBC報道,Juul還從奧馳亞集團獲得了一筆20億美元的獎金,用於1500名員工年終獎分配,人均獲得130萬美元。

從8月份開始,美國關於電子煙的負面報告紛至沓來,9月,特朗普也表達了態度。

可惜,我們沒有挨到雙11。

當然,有危也有機。過去消費者選擇電子煙品牌的兩個重要變量,一是線上銷量,二是品牌知名度,頭部品牌擁有絕對優勢。當線上渠道被打掉后,消費者接觸電子煙品牌的面積變得很有限,原來那些頭部品牌的優勢相當於瞬間被拉平了。就國內市場而言,相當於行業歸零,洗牌重新開始。

3所以,老實說,我是有些恨羅永浩等人的,我的不少同行朋友也是如此。

於是,2019年更多的資本湧入來,都想成為中國的Juul,比如羅永浩。有意思的是,11月1日,國家禁令發佈的20分鐘前,羅永浩還在大力宣傳自己的產品。

所以,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這個行業必然要卑微地生存着,大家悶聲賺錢。但是,隨着Juul的估值高陞,國內的資本也漸漸染上了煙癮,蜂擁而入。

我們這個行業,不是互聯網,再加上政策那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其實是不那麼好搞。

不過誰都知道,國內的消費市場是一個更廣闊的市場。

大家都在等着雙11這天散貨,去庫存。

當然,小孩子才談道德對錯,成人只談利益。若論原罪,傳統煙早已被釘在嚴謹的數據分析上。下圖是一張美國人均吸煙量趨勢表,1900年時接近於零,1915年開始劇增,上世紀60年代達到了頂峰,一個美國人一年要抽4400根煙。

11月7日,也就是天貓這條線也關上后,當天上午,我看到一個交流群說有人跳樓了,說他手裡有400多萬的囤貨,準備雙11賣的,現在雙11站位全部撤消了,銀行貸款近300萬。

而這個雙11,某種意義上,也可能將成為不少品牌的生死線。我們因為做的比較晚,今年雖然籌備了,但主要的市場還是在國外,損失有,但不多。

而一年時間不到,這頭巨獸突然間變成了困獸。

今日关键词:纽约爆发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