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永根一生致力于水稻的遗传育种研究-新闻学概论
点击关闭

永根农业-卢永根一生致力于水稻的遗传育种研究-新闻学概论

  • 时间:

李嫣晒美照

幸運的是最終找到了寶貴的野生稻。他俯下身緊緊地握着稻穗對學生們說:「作為一名農業科學家,你必須把根深深扎在泥土裡,一定要親自察看現場,不能遺漏一絲一毫的細節。」

他像普通的農民一樣,挽起褲腿,赤腳走在農田裡,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尋找水稻的祖先「野生水稻」,跑遍了廣東、海南和江西。

他還曾改編過一首詩,表達了濃濃的愛國之情——「生命誠可貴,愛情價亦高。若為祖國故,兩者皆可拋。」

盧永根是水稻遺傳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華南農業大學原校長。這位把一輩子貢獻給作物遺傳育種學的老科學家,2019年8月12日逝世。

濃與淡——「布衣院士」的坦蕩人生濃濃的愛國之情,一直是盧永根心中的底色。

「因為我是中國人,祖國需要我!」盧永根堅定地說。

「祖國才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打心底里熱愛自己的祖國。」盧永根曾這樣說。

患病期間,盧永根又親手簽下了遺體捐贈志願書。盧永根逝世后,已經按照他本人生前遺願,喪事從簡,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他的遺體已無償捐獻給醫學研究和醫學教育事業。

盧永根一生致力於水稻的遺傳育種研究,長期奮鬥在科學研究和高等農業教育第一線。他保存下了丁穎院士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稻種,後來逐漸擴充到10000多份水稻種質資源,成為我國水稻種質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濃濃的教書育人情懷,也一直伴隨着他。2015年5月,他將廣州花都祖輩傳下來的兩家商鋪贈予當地羅洞小學作為永久校產,商鋪租金收入全部用於學校獎教獎學;2017年3月,他將畢生積蓄880多萬元全部捐贈給華南農業大學,設立教育基金。

題圖 盧永根院士(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華南農業大學供圖)

時代先鋒本報記者龍躍梅華南農業大學校園內,盧永根院士雕像靜靜地佇立着。

盧永根在水稻遺傳資源、水稻半矮生性、雄性不育性、雜種不育性與親和性等方面的遺傳研究中取得了很大進展,特別是提出水稻「特異親和基因」的創新學術觀點以及應用「特異親和基因」克服秈粳亞種間不育性的設想,被業界認為是對栽培稻雜種不育性和親和性比較完整和系統的新認識,對水稻育種實踐具有指導意義。

最初的使命,深深地融入盧永根的血液之中,成為他一生中不曾動搖的信念。

「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祖國。」盧永根常把法國科學家巴斯德的名言掛在嘴邊。改革開放后,盧永根曾以公派訪問學者身份赴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留學,在美期間,美國的親人竭力說服他留下來。

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刻,盧永根依然不忘黨員身份。盧永根去世后,他的遺孀徐雪賓女士,將用信封裝好的一萬元錢交給學校黨委。這是盧永根生前囑託轉交的特殊黨費。

高中時,盧永根不顧家人反對,放棄了在港前途更好的英文學校而選擇在中文學校就讀。1949年8月9日,盧永根在香港正式加入了中共地下黨。

好不容易才爬到山頂,大家都累壞了,學生們也想讓他先歇一歇,他卻堅定地說:「找!趕緊找!」

野生稻的收集十分困難,要麼在山區,要麼在荒蕪的沼澤地,但盧永根從不放棄。有一次,已經70多歲高齡的他帶隊去清遠佛岡一座荒山的山頂採集野生稻,爬到半山腰已經體力不支,但他仍然堅持要上山。

知與行——把根深深扎在泥土裡在廣袤的土地上,農民看天吃飯,如何提高水稻的育種品質?這是盧永根畢生科研的命題。

從小經歷離亂苦難,激發了他強烈的憂患意識和家國情懷。

對於自己的生活,他卻非常淡然。盧永根始終保持着節儉樸素的作風,辦公室設施簡單,滿室皆舊物,家中使用的是上世紀80年代的舊沙發、舊鐵架床、舊電視。

盧永根的一生,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一心向黨、一生愛國、一身正氣、一生恭儉,充分展現了一名共產黨員、教育工作者和農業科學家的可貴精神和高尚情操。

初與終——堅守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盧永根祖籍廣州花都,1930年12月出生於香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從小在香港接受良好的中西方綜合教育。1941年,在盧永根讀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太平洋(601099,股吧)戰爭爆發,香港被日軍佔領。其父將幾位兒女送回老家廣州花都鄉下避難。在花都,盧永根經歷了東躲西藏、衣食匱乏的逃難生活,目睹了日軍的兇殘暴行。

近年來,因身患重病長期住院,無法正常參加支部活動,他便主動向華南農業大學農學院黨委提出,希望學院考慮成立臨時黨支部,並獲得了批准。臨時支部每月定期開展組織生活、交納黨費,支部成員一起學習相關文件材料。

他一直住在沒有電梯的五樓居室,雖然年事已高,平日仍然常背個挎包、頭戴遮陽帽,坐公交車出行,一旦遇上大雨,就挽起褲腿,蹚着雨水回家。

1984年,他在給全校學生作的一場題為《把青春獻給社會主義祖國》的報告中,曾深情地說:「我為什麼摒棄比較安逸的生活,放棄個人的名利而回內地?主要是日本侵華戰爭的現實教育了我,使我覺醒到當亡國奴的悲慘。我是炎黃子孫,要為自己的祖國復興效力。回內地30多年來,有過一帆風順的日子,也有過身處逆境的時刻。但我堅信,是中國共產黨指給我有意義的人生之路,只有社會主義祖國才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打心底里熱愛自己的祖國。」

今日关键词:医生拔大脑钢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