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德国的中医治疗是否仍以针灸为主-艺术资讯
点击关闭

中药魁茨-南方日报:德国的中医治疗是否仍以针灸为主-艺术资讯

  • 时间:

吉喆因病去世

杜煦電:中醫是個很好的東西,但在國外受到限制還是很多。在德國,中醫可以說是「奢侈品」,只有收入高的人群才能負擔得起中醫治療。這是因為,在德國,中醫並沒有被列為現代醫學體系之外的分支。具有西醫資質,經過一定的培訓,就可以用針灸給病人治病,國家保險也覆蓋這部分費用。而對於沒有西醫資質的自然治療師來說,提供的中醫治療要麼是病人自費,要麼是私人保險償付。在德國行中醫的人大多是德國人,德國醫生使用針灸的範圍之廣,可能在全球也數一數二。

「來到魁茨汀醫院治療的病人,大多病情非常複雜,西醫已經無法解決,平均患病時長達到11年。」施道丁爾先生介紹,這裏的病人平均住院時間是4周,由於希望來到魁茨汀醫院治療的病人太多,至少需要提前3個月預約。

南方日報:您對中醫藥走出去有什麼好的建議?

「要複製這一模式並不容易。」魁茨汀醫院中方院長戴京璋教授告訴記者,其中涉及中醫人才工作許可、法律審批等多個現實問題。雖然德國的自然療法盛行,對植物葯的使用也非常普遍,但在法律上,中醫仍缺乏相應的地位。「在德國,主要有三類人可以從事中醫治療,一類是西醫學中醫,大約有5萬名西醫有針灸執照;一類是牙醫;一類是通過國家考試的自然療法治療師,但並沒有專門針對中醫的執業資格考試,而中國的中醫師要到德國執業,首先面臨的就是執業資格難題。」

「鬼手神針」石學敏院士的弟子、寶安純中醫治療醫院針康科學術帶頭人張春紅,分享了針灸「醒腦開竅」之奇。面對滿臉密密麻麻的細針,有的體驗者甚至玩起了自拍。小小的醫院康復中心大樓內洋溢着熱烈的氣氛。

南方日報:中醫藥在德國的發展趨勢如何?

杜煦電:病人大多以疑難雜症為主,其中包括消化道疾病、呼吸系統疾病、疼痛疾病等。比如過敏、哮喘、慢性腹瀉、偏頭痛、慢性骨關節病等,中醫的療效都非常明顯。腫瘤康復病人的數量也不少,其中以乳腺癌患者居多。中藥治療可以幫助病人提高免疫力,讓白細胞回升。

對話德國達姆施塔特中醫診所杜煦電博士:海外中醫文化形象上升趨勢明顯

11月2日,「嶺南中醫藥文化歐洲行」第三站來到魁茨汀醫院。廣東中醫藥專家和德國的醫學界權威人士,就中醫發展話題開啟了一場「德中中醫論壇」。會後,廣東中醫名家各展身手,讓與會嘉賓和觀眾深度體驗了中醫療法。

盛行自然療法的德國,民眾對中醫持甚為開放的態度。魁茨汀中醫院德方經理施道丁爾先生介紹,該醫院有75張床位,每年有1200名住院病人和2000名門診病人。90%以上的住院病人由基礎保險覆蓋,10%的病人由私人保險支付。統計顯示,這些病人平均年齡在55歲,大約74%為女性。

德醫藥界對中醫藥有深入研究

杜煦電:德國人是個很謹慎的民族,但他們一旦接受一種外來文化,認知程度也會更高。中醫確實有療效,當地老百姓對中醫藥的接受度非常高。我的中醫診所有15張床位,每天要接待約50名病人,其中95%以上都是德國當地居民或者來自周邊國家的病人。有的病人從紐倫堡、德累斯頓甚至意大利遠道而來。

雖然中醫的療效受到了認可,但28年來,這樣的中醫院在全歐洲只有魁茨汀一家。

即使對於德國很多人而言,去魁茨汀市也不算特別方便。從慕尼黑出發向東北驅車200多公里,沿着蜿蜒的公路穿過雲霧繚繞的巴伐利亞山林,才能到達這座小城。

指尖輕捻,銀針飛旋,第一次體驗針灸的佩廷格告訴記者,嶺南飛針之快讓他幾乎感覺不到進針。針灸之後讓他感覺脖子馬上放鬆了下來。「太有意思了!有機會還想再多試試中醫。」他說。

求醫者眾至少需提前3個月預約

南方日報:中醫在德國處於一種怎樣的現狀?

杜煦電:我的病人中,一半都會開有中藥處方,包括提供艾灸,讓病人拿回家自己治療。雖然德國還沒有允許中藥飲片進入,但病人拿到處方后,可以向英國或荷蘭的藥店訂購中藥飲片快遞到德國的方式,實現傳統中藥湯劑的治療。來這裏的病人,他們的病歷往往有厚厚的一本,一般都是西醫實在治不好了才會來中醫診所,即便如此,中醫的療效仍然很好。

當天,中德醫藥界有關人士還召開會談。廣東省中醫藥局局長徐慶鋒在會上表示,今後雙方要在中醫藥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等方面加強合作。

深圳寶安純中醫治療醫院院長徐慶十指出,中醫藥走出去,除了政府搭建平台外,更需要醫療機構之間的合作落地。深圳作為先行示範區,已經出台外國醫師註冊執業的相關辦法,可以作為中醫藥文化交流的試點,從互派醫生坐診到建立中醫教育交流,再到開展臨床科研合作,與國外醫療機構進一步推動中西醫深度合作,讓中醫藥走向世界。

在德國黑森州第四大城市達姆施塔特,有一間遠近聞名的中醫診所——杜醫生中醫診所。診所創辦人杜煦電博士在國內接受了8年中醫教育,1992年公派留學德國,2002年在當地開辦私人診所,至今在德國行醫已近20年。他也是當地少數擁有西醫資質的中醫。中醫在德國發展現狀如何?杜煦電博士接受了南方日報特派記者的專訪。

杜煦電:一個民族最重要是自己的文化。中國的中餐舉世聞名,目前中醫文化形象的上升趨勢也非常明顯。最近一項民意調查顯示,以針灸為代表的中醫在認知程度上已經超過了中餐。中醫藥是中華文明的重要載體,我們在海外的中醫也是切實在推廣中國的文化。比如,德國產婦沒有「坐月子」的說法,生完孩子三天後,產婦一般該幹嘛就幹嘛去了。而中國的「坐月子」文化是來自中醫對女性生理的認識,認為產後氣血喪失,需要調理。我現在影響了很多德國的產婦,讓她們產後用中藥和飲食調理,現在越來越多德國婦女開始接受這個觀點。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邵一弘 嚴慧芳 許雋

論壇上,來自廣東的中醫藥專家不僅分享了嶺南陳氏針法、中醫膏方養生理念等專業內容,在義診環節更是大展身手。

在來到「德中中醫論壇」前,IT工程師弗蘭茨·佩廷格的脖子已經疼了一年。論壇上,當廣東省中醫院傳統療法中心主任陳秀華向現場徵求一名「小白鼠」體驗嶺南陳氏針法時,佩廷格第一個舉起了手。

南方日報:德國的中醫治療是否仍以針灸為主?

「在醫院參觀時,讓我眼前一亮的是他們的飯堂,剛開始我以為是職工飯堂,因為沒有一個病人穿着病號服,大家圍坐一起吃飯聊天,沒有一個痛苦的面容,這是中醫治病以人為本的體現。」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治未病學專家陳瑞芳教授告訴記者,中醫藥要走向國際,更重要的是中醫思維走出去,魁茨汀醫院傳承了中醫辨證論治的思維,同時健康管理非常人性化,這一模式很值得我們學習。

然而,每年仍有超過3000名患者來到這裏,尋求中醫的幫助。28年來,保險公司付費、收治住院病人的中醫院,放眼全歐洲,也只有魁茨汀醫院一家。

在這家醫院,中藥使用率是100%。記者在魁茨汀醫院看到,這裏不僅有傳統的中藥材百子櫃,而且給病人服用的中藥也是按照傳統方式煎煮成湯。

在德國行醫時我們也發現,外國人對中醫藥的治療更為敏感,往往只需要小劑量的中藥即可實現很好的效果。我常說,西醫很強大,中醫很偉大,西醫講究深度,中醫講究廣度,中西醫結合又強大又偉大。中醫藥寶庫需要好好挖掘和傳承,要讓全球人民都能享受到這個好東西。

不僅德國民眾對中醫的療效高度認可,德國多名醫學權威也對中醫進行了深入研究。今年66歲的米夏埃爾·奈里希,是德國聖約瑟夫醫院創傷外科主任,雷根斯堡大學醫學院教授。從10年前就開始對中醫倍感興趣的他,來到活動現場體驗了一把中醫手法。由於常年做手術,他深受頸椎疼痛的困擾,寶安純中醫治療醫院中醫骨傷科負責人齊偉,施展「魔術手指」為他進行治療,一頓操作之後,奈里希教授連呼「Excellent!」

說到魁茨汀醫院的成立,頗具傳奇色彩。1991年,來自魁茨汀的老施道丁爾,在感受到中醫的魅力后,克服種種困難,與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合作,在德國落地第一所中醫院。2010年,該院掛牌成為北京中醫藥大學德國魁茨汀醫院。2018年12月8日,中國—德國中醫藥中心(魁茨汀)在此落地。

陳瑞芳教授則分享了利用中醫膏方幫助患者減肥,緩解抑鬱癥狀的案例,演講結束后,馬上有觀眾找她諮詢哪裡可以買到這神奇的膏方。

德方慕尼黑工業大學的迪特·梅卡特教授研究中藥接近30年,在現場分享了團隊最近關於中醫藥的科研項目。他認為,傳統中醫藥仍需要加強研究,缺乏完整的病理學、毒理學方面的數據,是中藥未來必須面對的大問題。

魁茨汀靠近捷克邊境,四周山木環繞,環境清幽。魁茨汀醫院的入口處坐鎮的石獅子彰顯中國元素,大門上大大的「壽」字則揭示了創辦者的用心。

南方日報:來看中醫的病人以什麼疾病為主?

策劃:劉江濤 陳韓暉 執行:王會贇 盧軼 嚴慧芳

今日关键词:82年前的南京